屿木

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天狼girl | 米尤骨科组赛高!

【伞修】【微莫橙】2.2 双马尾

#ooc多 新人第一次发文望谅解QAQ
#原著paro
#一直很想写的沐橙结婚梗w

  苏沐橙从小留的便是长发,很小就学会了自己扎马尾,平日里上学一点都不用哥哥们费心。倒是苏沐秋这个顶级妹控总觉得自己应该为沐橙做点什么,这种感受在当他看到路边理发店贴的海报的时候到达了顶点。
  “我们学着给沐橙扎辫子吧!”苏沐秋在到达家前突然开了口。
  “诶?沐秋你又发什么神经,最近这么忙你还有闲工夫去学这个?”叶修一脸惊异,不知道他是抽了什么风,“要学你自己去,哥没空。”
  “她也是你妹妹好吗!”苏沐秋猛偏过头去,那眼神盯得叶修头皮发麻,“就问你,学不学!”
  “不学今晚就没饭吃了!”
  “成!都听您老的行了吧!”叶修一脸哭笑不得。“苏沐秋你这个死妹控!仗着你会烧饭了不起啊!”
  “呵,有种你别吃啊!”
  “哥哥你们在说什么?”门开了,苏沐橙疑惑地抬头,眼底却轻轻流转过一丝笑意。
  “还不是你哥他……”苏沐秋一把捂住叶修的嘴,他冲自己宝贝妹妹有些尴尬的笑笑,“啊啊没什么啦,就是这个家伙又嘴欠了。”
  叶修一阵无语,冲他翻了个白眼,然后一个肘击正中苏沐秋腹部。望着苏沐秋一脸“阿修我错了你怎么忍心打这么重”,高贵冷艳地拍了拍衣服,扭头对着苏沐橙就是一句:“没什么,就是你哥又手欠了。”然后头也不回的进了屋子。
  苏沐橙忍笑忍得辛苦,扶着浑身散发生无可恋气息的苏沐秋进了屋。
  门“啪”地一声关上,扬起一阵尘埃。

  之后的一个月苏沐秋查完了网上的步骤说明,又苦于没有可以试验的女孩子,于是叶修就成了第一只“小白鼠”。
  强制性的不让叶修自己修理他那已经有点长的头发,苏沐秋跃跃欲试。
  “喂喂苏沐秋你究竟会不会啊!嘶!痛死了!”
  “忍忍好不好!”
  “卧槽有本事你忍啊!”
  “别动啊!诶诶你要干嘛!”
  “你不是说要一起学吗!苏沐秋!你给我不要跑!”
  “阿修有话好好说啊!!”
  午后傍晚的闲暇时光里,阳光温柔的洒落。屋子里两个男孩脑两侧各扎着无比滑稽的小辫子,追追打打热闹万分,话语间满满的苦大仇深。
  但脸上却都是扬着,比阳光还要肆意的微笑的。

  机会很快就来了,最近苏沐橙学校正好有与外校的篮球赛,而她因为是校花被男生女生们一致通过担任拉拉队队长。
  饭桌上苏沐橙噘着嘴,颇是郁闷的叹了口气:“哎~比赛那天我们老师有事啊!发型没法弄了啊~”
  听到这话本来还因为宝贝妹妹不开心而担心的苏沐秋立马两眼放光,照叶修的话来讲那几乎是变身成猛摇尾巴的大型犬科动物了:“没事!我帮你!”
  “诶!哥哥你会扎头发吗!我都不知道!”
  “你哥哥我可厉害啦!包在我身上吧!”
  叶修看着说出口的话无比自信却暗暗有些发虚的苏沐秋和目光狡黠的苏沐橙,不由地“噗”的笑出声来,随后收获了两个看白痴的目光。
  这对兄妹真的是……诶……

  比赛当天,苏沐秋起的老早,准确的说是早到太阳还没有升起来,顺带踢一脚加上掀被子的把叶修闹醒了。
  “你……又要干嘛……”有略微起床气的叶修此时几乎是浑身散发黑气的,咬牙切齿地一个一个字说道,眼睛死命盯着苏沐秋,令他不由得颤了颤。
  “额阿修,你看马上就要实践了我有点慌……你再给我试验一下呗?”
  “试验你妹啊!这么多天你还没试够啊!”
  “阿修阿修你小点声啊!沐橙还在睡呢!”
  “你自己玩去,哥要睡觉。”
  “阿修!!!”
  忍不过苏沐秋的软磨硬泡,最后叶修还是答应了。依靠在苏沐秋怀里,等到他完工想要看看结果的时候,叶修已经睡着了。
  “哎……”
  那张睡颜一脸宁静安详,轻轻地呼吸,失了平日里的嘲讽和刻意,反而显得温顺。
  是什么小动物吗。苏沐秋想到这里不由得笑出来。
  正巧这个时候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来。
  怎么看怎么……可爱?

  大厅里人声鼎沸的,甚至还有几个娱乐报的记者在外头叫嚷着要进来,不过结果自然是被保安拦在门外。
  桌子前坐的都是熟悉的人。这里并不是赛场,更何况来的人之中很多人已经退役,难得的除联盟举办活动之外的线下相聚,坐的也不是特别讲究。例如蓝雨和微草坐了一桌,方锐跑到霸图占了张佳乐的位子,而扎了个小辫的弹药专家则坐在了义斩狂剑士的旁边……
  况且这又是个大家一起庆贺的好日子,所以氛围十分的轻松愉快,每个人脸上都是笑意盈盈。
  “诶你们说这么快苏妹子都要结婚啦!你们一个个还单着说不过去啊!”
  “黄少你还说我们,你看你自己不也是?”
  “诶郑轩你故意的吧?我和你们不一样,我只要队长就够了!”
  “噫~黄少你~”听到这话隔壁桌的虚空和雷霆都一起起哄起来了。
  “哟?老叶!”叶修刚进大厅就被黄少天捉了个正着。“要到隔壁来坐吗!”
  “黄少天和你个话唠一起坐我还要不要吃饭了,我当然是坐兴欣那里的好吗。”不理会黄少天接下来一下子便猛烈的文字泡攻击,叶修挥了挥手,“诶不说了,我先找趟沐橙去。”

  化妆间里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本来五官就生的端正秀丽所以脸上只画了淡妆。浅粉色的唇膏使嘴唇有果冻般的质感,轻微的腮红更衬出肌肤的白晢,眼睑上小亮片反射着银白色的光芒,使这个女孩有着让人移不开目光的美丽动人。
  推开门的一霎,梳妆台前的女孩转过头来,轻柔的灯光打在她脸上。就连叶修都愣了愣,过了几秒才回过神。
  “真是女大十八变啊……转眼你都变成这样了。”叶修一派感慨万千,岁月不饶人的老人口气,“怎么说呢……嫁出去的妹妹泼出去的水?”
  “哈哈,舍不得了?”
  出乎苏沐橙意料地,叶修歪过头去想了想。“是有点吧,毕竟妹妹都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一下子就收不回来了,不觉得很亏吗?”
  “噗”苏沐橙笑了起来,“好吧是有点。”
  “叶修……哥,帮我梳个头吧。”
  叶修一点不惊讶的走上前,揉了揉她的头发。“哟大小姐感情是一直等着我哪。”
  “扎不扎?”
  “好好好……真是的你和你哥怎么一个德行。”
  “不行么!”

  已经第三遍了,苏沐秋有些挫败的低头,手上却还是小心翼翼地把辫子拆了重新梳。
  “哥……我要迟到了……”苏沐橙有些哭笑不得。
  “沐橙啊你就等一会会!就一会会!马上就好!”苏沐秋连忙加快了速度,完成了后在镜子前面一看。
  得……又扎歪了……
  “要不你去学校让你同学帮忙吧……”苏沐秋泄气地说,低垂着眼像是做了什么错事的孩子一样,很是伤心。苍天可见!他在叶修身上试验的时候从来没这种状况!感情这技术活真的和男女有关系啊,一给自己的妹妹扎就手抖,也不知道为什么。
  “哥哥没事啦,已经很好了。”苏沐橙回过头安慰自己哥哥,然后瞥了眼叶修。
  叶修立马领会了苏沐橙的意思,本来就有点看不下去了,于是这时候也帮着安抚苏沐秋。“是啊是啊,能扎好就行了。不就是个辫子吗,别人也不会太在意的啦……”
  “谁说的!我家沐橙这么漂亮肯定有好多人看着好吗!”苏沐秋立马抬头,冲着叶修就是个眼刀。
  “哟还怪我咯!我又没说你宝贝妹妹坏话!”
  “你没有吗!”
  苏沐橙在他们的例行每日拌嘴开始前已经背上书包穿好了鞋,“哥,叶修,我走啦!”
  “恩恩路上小心点!”
  “喂喂你干嘛一天到晚叫我名字!我也比你大算是你哥哥好吗!”
  “诶叶修把话给我说清楚!我妹妹怎么可以给你啊!”
  “谁这么说了!”
  “你啊!”
  关上门之前,门缝里飘出两人的垃圾话碰撞,苏沐橙吐了吐舌头,一点不在意的把两个辫子甩到脑后去,朝着学校方向走去。

  “这么长时间了,一点进步都没有啊。”苏沐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两个低马尾柔顺地贴在胸前,却还是有一点点高低不一,不过并不是很看得出来。
  “也没有谁让我试啊。”叶修环着手臂在她后面站立,还是比较满意的。“总比你哥当初扎的好吧。”
  “谁说的?差不多啦。”
  “行吧,也不跟你废话了。”叶修伸出手,“再这么废话下去,新郎可要等急了啊。”
  苏沐橙把白纱戴上,戴着白手套的手放在叶修手掌上。轻轻的笑。
  “好。”

  在红地毯的一端,叶修松开了手,看着苏沐橙缓缓地向着穿着黑色西装,有些紧张有些喜悦,但还是一言不发的莫凡走去。
  一时间叶修有些恍惚。
  他仿佛看见了多年前和苏沐秋一起透过窗看到的那个扎着歪斜双马尾的女孩,穿着校服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向学校跑去。阳光恰当好处地落下,斑驳的树影在白色的衣服上摇曳,风轻柔地吹起她的裙摆。
  现在的女孩已经长大了,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了。她的头发是他扎的双马尾,她在走向她的新郎。她不再蹦蹦跳跳地行走,而是很优雅地迈步向前。洁白的婚纱在聚光灯的照耀下泛着光彩。一切都在鲜明地昭示,一切都不一样了,但那个 背影却依旧和当初那个幼小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叶修下意识的想要掏一根烟,却在手已经摸到的时候停下了。眼前的女孩已经被男孩紧紧牵住了手,在司仪的引导下说出了“我愿意。”
  井然有序地进行,交换完了戒指,台下便传出了一阵又一阵起哄声:“亲一个亲一个!”不用想都知道是哪几个人叫的最响。
  叶修默默地退了出去,酒店外阳光正好。他还是抽起了烟,白色 的雾气袅袅升起,在亮光下看的不是很分明。眼睛被强光刺得有些酸涩发疼,似要落下泪来却又没有泪水。
  道路两旁的梧桐树下,一个少年笑着,和背后屋子里正进行婚礼的新娘有着无比相似的眉眼,都那么好看,是比阳光更耀眼的笑颜。
  他在斑驳的树影下开口,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但叶修却很清楚。夏日的热浪涌来,风吹得树枝摇摆,却吹不动他的发丝。
  他定格在了这个夏天,和之前之后的每一个夏天。

  ——“叶修。”
  ——“辛苦了。”

评论(1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