屿木

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天狼girl | 米尤骨科组赛高!

片段。

  

发现我手机的备忘录里有好多曾经写的东西呀,有些是有cp有些是自己瞎写的。感觉放着好可惜,很多都是本来想写长结果没成功的(你),还是整理整理弄出来也好让我看看我究竟退步了多严重....

2016/3/5
  他的家是在十几层的高楼。他不会像很多人离开家前留一盏灯,所以每次打开门都是不输外头夜色的黑暗。
  换好鞋后他就径直走到了落地窗前。在客厅和窗子的边沿,有一个用两面墙和面前玻璃隔成的狭小空间。他不喜欢坐在沙发上,反倒更加喜爱这种刚巧可以容纳一人的地方,也被那个人笑着说是像猫一样。
  如浓墨的天空伸展向无限远,只有几颗肉眼几近不可见的稀拉拉的星。在城市里总是那些翻着温暖光晕的窗口要亮得多,和霓虹灯的彩交织缠绕,最终汇合于一处。
  十几楼的地方离地面已经有一些距离,那些弥漫着热意的光模糊着看不清晰,他仰着头,天空也离他那么的遥远,仿佛是一个梦境。
  很尴尬的楼层,被硬生生的分裂在了两个世界之外。
  和他很像吗?和他很像吧。
  离实现梦想还有那么那么遥远的距离,更近一些也做不到。但也从最初挣扎到了现在,自己硬撑着不想放弃。
  这座城市和其他城市并没区别,这片天空和其他地方的天空是同一片,可能他努力了这么久,和其他深陷生活的泥淖之中的人也没有区别。
  繁华是他们的,只有现在是我们的。
  望着尘埃起落,反射着暧昧的色彩。他并不会想起谁也并不会感到迷茫,甚至都忘记了哀伤。他不过是想要证明自己的奋斗是有价值的,一个人不说话只是抱紧双腿也不是软弱的象征。
  明天的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会继续过着和之前的无数日子相同的一天,随波逐流被人群推向喧哗的场所,保持微笑做一个跟他们想象中的自己重合的人。
  也许每个人都在路上。
  他想。

2016/8/10
  凌晨。
  外面的夜色已深,只有雨落在屋檐的滴答声响和摇动树叶的沙沙声。叶修躺在床上,空调的制冷能力不错,夏天完全感受不到一丝热气,甚至让他觉得骨子里有些发寒。
  在黑夜里他望着天花板,明明一切都不一样,明明什么都看不清,可他却依稀见到了老旧的风扇嘎吱作响,摇摇晃晃仿佛下一秒就会坠下。
  和那几个夏天一起坠下。
  记忆里的暑气蒸腾,道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偶有红漆皮的公交车缓缓开过。大风吹来又离开,晃动行道树的叶片,光影摇曳。
  电脑前的两个男生争抢着基本化了干净的剩下的雪糕,女孩望着他们傻傻地笑。化开的水珠和汗一起滴在地上,留下深一层的水渍。屏幕上的游戏世界喧闹一片,世界公告刷新的速度快得惊人,而他们只是把角色停在一个无人角落,不去关注更多。放在一旁的耳机里传出微小声响,似是有人在絮絮叨叨的讲着什么。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没人回答,不需要回答,只要记住那个夏天就可以了,只要记住这份回忆就可以了,只要记住那两个人就可以了。
  风吹过时间空间,绕地球无数圈,最后还是拂过我耳边。它轻声絮语,小心翼翼,带着独属南方夏天的潮热气息扑面而来,渗入骨髓。
  一生无法忘怀。

  ——风好大哦,我没听清。
  ——能请你再说一遍吗?


评论

热度(5)